第147章 拎不清

    中海,虞家。

    虞蒿與虞馳,也在看電視。

    畢竟這是行業中的盛事,普通人可以不關心,兩人卻不能忽視。只不過他們也沒有想到,第一期專題,首先亮相的居然是白葉。

    盡管兩人知道,全民大展之中,白葉的作品,無疑是最亮眼的。

    問題在于其他人的作品,不見得多差勁啊。而且現實生活中,影響決定因素的事情太多,比如說……論資排輩。

    白葉資格是足夠了,但是資歷嘛。

    小字輩,弟中弟。

    事實上,按理省臺策劃的意思,第一期的內容,應該放一個參加了好幾次大展,成績也還行的畫家,重點宣傳他堅持不懈的精神。

    不過卻臨時更改了。

    現在白葉的報道一出來,虞蒿與虞馳自然有點奇怪。

    不過他們也沒往心里去,繼續觀看節目。

    然而當主持人,把白葉的簡介,講述完了之后,鏡頭中率先出現的,居然是一片崇山峻嶺的自然風光。

    虞馳頓時愣了:“這里哪里?文村沒這些山吧。”

    才說著,電視屏幕上,就出現了地名。

    “溪山?”

    虞馳錯愕:“他怎么還在那里?”

    仿佛是在回答他的疑問,鏡頭忽然切換,出現了采訪的畫面。由于經過了重新剪輯,把方記者最后的提問放在了開頭。

    “在溪山做什么?”

    鏡頭中,白葉笑道:“扶貧呀。”

    虞家父子頓時一愣。

    緊接著,屏幕中的白葉,又繼續笑道:“開玩笑的,這段掐了別播。”

    隨即畫面一轉,開始正式的采訪。

    長達幾分鐘的訪問,在記者的幫助下,白葉回顧了自己的藝術生涯。從學生階段,再到年少成名,然后遭遇挫折……

    不同的時期,都有不同的感悟。

    一碗碗雞湯,味醇濃厚,滿滿的人生閱歷。

    虞蒿不感興趣,沒怎么聆聽,反而詢問道:“虞馳,扶貧是怎么回事?”

    “呃!”

    虞馳愣了愣,遲疑道:“具體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我只是知道,在蘇州的時候,他認識了一位舞蹈家,兩個人去了一趟溪山,幫貧困的山民,拍了推廣茶葉的小視頻。”

    “然后……”

    虞馳抓頭道:“然后我回來了,再次見他的時候,就是在蘇州藝術館。大家聚會聊天,我也沒細問,就是知道他似乎有什么事情要辦,所以留下來了。”

    “我還以為他早回中海了。”

    虞馳試問道:“要不然……我打個電話,問一下情況?”

    上個月回來之后,他進入了閉關的狀態,除了去培訓班,帶一帶課以外,其余時間不是在畫室,就是臥室。

    兩耳不聞窗外事,不知道白葉的動態,很正常。

    “不必了。”

    虞蒿搖頭道:“電視會播的。”

    果不其然,等到采訪完成了,還有后續。

    貧困的山村,映入兩人眼簾。

    優美的景致,以及殘破的建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介紹了村子的情況,又說明了當地官員,也關心村子的發展,教農戶種植了茶葉,還有一些藥材,并且修了路。只是山里的資源,實在是太匱乏了。

    所以村里百姓的生活,就算得到了改善,也最多是維持生計而已。

    直到白葉的出現,在山村旁邊創辦了作坊,高薪聘請村里的青壯幫忙干活。僅是一個月的收入,幾乎能抵他們辛苦半年。

    所以鏡頭的最后,自然是一幫村民,感激連連的話。

    還有記者的結語,白葉真是……一位品德高尚,德藝雙馨的藝術家。

    至此,報道結束了,虞馳瞠目結舌,吃驚道:“這……”

    他欲言又止,一肚子話,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吐槽吧,人家在做好事呢,自己卻指責,顯得自己自私,沒道德立場。

    夸贊吧,又覺得這事,好像有點……

    “太理想主義了。”

    虞蒿皺眉道:“年輕人想做好事,也可以理解。但是他這樣做,有點太沖動了,就沒考慮到以后……要是作坊倒閉了,現在的贊譽,恐怕要化作鋪天蓋地的罵名。”

    虞馳一聽,臉色也隨之一變:“不至于吧。”

    “人心可怖。”

    虞蒿認真道:“多少人一腔熱血,以為憑己之力,就可以改變世界。可惜往往到了最后,被世界改變的只能是自己。最重要的是,許多人從來不關心過程,只注重結果。如果結果,不合他們的意,只會予以謾罵、指責。”

    “……我去提醒他。”

    虞馳立即起身,去打電話。

    與此同時,在另外一棟別墅中,楚南風與楚寒山,也看到了新聞。

    “哈哈,哈哈。”

    那一瞬間,楚寒山張狂大笑,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哥,你還笑?”

    楚南風惱火道:“白葉這個混蛋,混得風生水起,眼看要起勢了,你還有心思笑?趕緊想辦法對付他啊。”

    “愚蠢。”

    楚寒山不笑了,他收斂了笑容,瞪著眼睛道:“參加全國大展的人那么多,有威脅的不只是他一個。對付他是不是也要對付其他人,我們忙得過來嗎?”

    “再說了,這個白葉……這段時間風頭不小,確實也有點威脅。但是沒有想到,他竟然拎不清,自尋絕路。”

    楚寒山冷笑道:“看著吧,要不了多久,他肯定聲名狼籍,一敗涂地。”

    “為什么?”楚南風錯愕。

    “別問,自己琢磨。”

    楚寒山慢條斯理道:“等到你想通了,我就可以把公司的事務,交給你來打理了。”

    “真的嗎?”

    楚南風眼睛亮了。

    要知道,他現在已經順利畢業,宅家里一個多月。整天無所事事,有楚寒山管著,又不能出門,與狐朋狗友玩樂,早煩透了。

    他寧愿工作,也不想呆家里,發霉、生銹。

    “這還有假?”

    楚寒山起身道:“你慢慢想,我去看一下木青,他的采訪,這兩天也該出來了。我去和他商量一下,怎么推波助瀾,造個勢。”

    “好。”

    楚南風點了點頭,整個人陷入沉思之中。

    不久之后,他一拳手掌,興奮道:“哈哈,我想到了,這是偽善……沽名釣譽。哼哼,看我找水軍,不黑死你……”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