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你流鼻血了哎

    美食在前……

    驀然,口中生津的展飛羽心神一凜,斜睨窗戶,手放在了大刀上。

    只見,窗紙上剪出一個高大的黑影。

    好似巨熊直立!

    “小羽,怎么了?”正拿起一塊松花糕往嘴里塞去的展虎見狀,奇怪道。

    展飛羽瞅了眼窗戶。

    展虎轉頭望去,神色頓時一驚。

    丫鬟卻是淡笑道:“二位不用緊張,那是先生的三弟子,唐禪。”說罷,打開了窗戶。

    展飛羽目光一閃,就見到一個無比魁梧的年輕人,身高七尺開外,膀大腰圓,渾身肌肉橫亙,胳膊比別人大腿還粗,像大猩猩一樣彪悍強壯。

    “我的乖乖,這人至少有兩米二,真高!”

    展飛羽吃了一驚,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斯威武雄壯的人。

    “好家伙!”展虎也是虎背熊腰,但與唐禪相比,便小巫見大巫了。

    唐禪低著頭,看不到臉上的表情。

    “唐禪,你干嘛呢?”丫鬟笑著問道。

    窗外的年輕人緩緩抬起了頭,圓臉,單眼皮,表情樸實,一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細縫。

    不知為何,唐禪的笑容傻氣十足,給人一種“這人就是個傻子”的第一印象。

    “找,找,找你玩兒……”

    唐禪扭扭捏捏說道,結巴,一臉傻笑,羞澀的傻笑,圓臉紅撲撲的。

    如此魁梧而充滿威懾力的身材,卻是羞答答的作態。

    像是一個小孩子。

    尼瑪,還真是個傻子!

    展飛羽無語了,仔細看了看唐禪那高大的身軀,腦海中情不自禁浮現一種病名。

    巨人癥!

    似乎還有點智力缺陷……

    丫鬟聞言,翻個俏皮的白眼,甜笑道:“唐禪,我還要照顧客人,你先回去洗洗睡吧,我們明天再玩,好不好?”

    唐禪忽然轉向了展飛羽和展虎,目光變得兇惡起來,很是生氣的怒吼道:“你們為什么不讓紫香跟我玩?你們是壞人!”

    展飛羽和展虎對視了下。

    什么情況?二人都是有些莫名其妙。

    下一刻,唐禪忽然翻窗闖入。

    那靈活的樣子完全不像是個胖子,簡直比猴子還靈巧。

    展飛羽都看呆了,終于見到了傳說中靈活的死胖子。

    唐禪一沖而來,氣勢洶洶。

    “唐禪,你干什么?”丫鬟驚叫。

    唐禪充耳不聞,舉起砂鍋大的拳頭打來,沖著展飛羽。

    早就起身的展飛羽,渾身一緊,只感覺一股駭人的氣勢壓來,勁風撲面,下意識就要施展出秘技旋風渾圓斬。

    就在這時!

    “朋友息怒。”

    展虎一個側移,擋在了展飛羽身前,雙手飄忽探出,使出一個小擒拿手法,抓住了唐禪打來的拳頭。

    哪想到,無法形容的巨大力量沖擊而至,展虎渾身一震,整個人彈簧一般倒飛出去,在半空中劃過一個弧線。

    “二叔!”

    展飛羽大驚失色。

    危急之際,呼的一聲響,一條匹練徒然飛來,卷住了展虎,將他穩穩接住,放到了地上。

    與此同時。

    “唐禪!”

    一聲嬌喝響起。

    唐禪立刻脖子一縮,變得乖巧如貓,抱著頭蹲在了地上,畏畏縮縮的樣子。

    展飛羽轉頭看向門口。

    一位白衣年輕女子出現在門外,身材無比消瘦,面色有些病態般的蒼白,五官別樣的精致,有幾分林黛玉的既視感。

    病如西子勝三分。

    發出那條匹練的人,正是這位年輕女子。

    此刻的她,面上如罩寒霜。

    “大師姐,你來了。”

    丫鬟戰戰兢兢,大氣不敢喘。

    年輕女子走進門,看了看展虎,淡淡問道:“你沒事吧?”

    展虎甩了甩發麻的雙臂,心有余悸,回道:“不礙事。”頓了下,看了看唐禪,驚嘆一聲,“這位兄弟真是神人,力大無窮,剛猛無儔。”

    “他就是力氣大了些,可惜腦子不好使。”年輕女人冷冷瞪了眼雙手抱頭蹲地的唐禪。

    “大師姐,我……”唐禪怯生生喊了聲,像是犯了錯的孩子。

    “紫香,帶他回房去。”年輕女人淡漠地喝道。

    “是。”丫鬟立刻跑過來,拽起唐禪的胳膊,拉著他出門跑掉了。

    “我是游先生的大弟子,白蝴蝶。”年輕女子行了一禮。

    展飛羽和展虎當即還禮,自報家門。

    “原來你就是展飛羽。”白蝴蝶眼神一亮,視線落在展飛羽身上,閃動著異彩,“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妙極,妙極!”

    展飛羽心中汗顏,表面上云淡風輕,謙謙君子,綻顏道:“粗鄙詩文,讓白姐姐見笑了。”

    “哪里,我可寫不出如此氣蓋云天的詩文。”白蝴蝶由衷笑道。

    突然,正要說些什么的展飛羽神色一愕。

    對面的白蝴蝶,鼻子滲出兩道鮮紅,流鼻血啦!

    展飛羽無語了。

    這畫風不對啊。

    從來都是男人對著美女流鼻血的,竟然有美女對我流鼻血了?!

    我有那么帥嗎?

    展飛羽干咳一聲,驚道:“白姐姐,你流鼻血了哎。”

    白蝴蝶愣了下,連忙用手絹擦拭了下,苦笑道:“我的身體不太好,時而會流鼻血,藥石無醫,沒有嚇到你們吧?”

    展飛羽和展虎連道沒有。

    這時候,門外傳來錯落的腳步聲,屋內三人同時轉過身來。

    一個長髯老者與兩個學生灑然而來。

    這位老者身穿白色錦袍,頭發花白,一派儒雅,仙風道骨,氣質絕塵,十分不凡。

    “見過先生。”

    白蝴蝶恭敬行禮,展虎不敢怠慢,直接單膝跪下了,并且順手拉著展飛羽趕緊作揖。

    這位老者便是游先生。

    “免禮,免禮,不必客氣。”游先生笑了笑,非常溫和,沒有一點架子。

    “展虎,你來了。”

    “游先生,這就是我的侄子,展飛羽。”展虎很激動,連道。

    “嗯,果然是少年英才。”游先生上下打量展飛羽,笑著贊道。

    “先生謬贊了。”展飛羽不慌不忙的鎮定回道。

    見此情形,游先生哈哈一笑,坐了下來,道:“展飛羽,你可愿意拜老夫為師?”

    展飛羽深吸一口氣。

    但,他還未及說什么,就聽到一聲斷喝。

    “且慢,先生,弟子有話要說。”其中一位學生忽然開口道。

    白蝴蝶眉頭一皺,“陸奇,不得無禮。”

    游先生擺了擺手,笑著道:“你想說什么?”

    陸奇指著展飛羽,“這人只有十四歲,比弟子還要小三歲,又是鄉下出身,沒有名師指點,他寫的字,真的就有那么好?弟子有些不信,想要親眼見識一下。”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