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我比竇娥還冤枉啊

    說罷!

    雙頭惡狼托起巨狼,幾個起落后,進入一座幽深的洞府。

    漆黑的空間里,有水滴落下的滴答聲回蕩。

    雙頭惡狼來到一座潭水前,沖著潭水說道:“霜翼蝠王。”

    聲音隆隆。

    潭水沸騰般劇烈波蕩。

    不一會兒,有個冷漠的聽不出任何情感的聲音傳來。

    “灰絕,找我什么事?”

    雙頭惡狼怒笑:“你猜猜剛剛發生了什么?”

    另一邊回道:“我沒有功夫陪你打啞謎。”

    雙頭惡狼哼了聲:“北山鎮歐陽遲突襲狼顧山,砍掉了我兒灰斑的頭。”

    另一邊陷入沉默。

    許久之后,另一邊傳來一聲森然嘆息,“看來,人族已經忘記了他們存在的意義,收割的季節又要到來了。”

    雙頭惡狼:“北山墓園即將開啟,我們幾個妖王本就打算聯手攻打北山鎮,一起搶奪他們從北山墓園里獲得的資源。既然他們急著找死,我們不妨提前行動。”

    另一邊桀桀冷笑,道:“你是想讓我提前動手吧。”

    雙頭惡狼:“我的兒子重傷垂死,我要留下來救治他,暫時不能脫身。而你的徒子徒孫多不勝數,又能飛行,來去自如,前去攻打北山鎮再合適不過了。”

    另一邊略一沉吟,嘿然回道:“我聽說,數月之前,你與熊羆妖大戰,斷其一臂,應該得到不少熊族精血吧?分我一半,我就答應你。”

    雙頭惡狼面色一變,想了想,悶聲道:“只能給你三成,不能再多了。”

    另一邊沉默了片刻,回道:“好,盡快送過來。”

    話音一落,沸騰的潭水平靜了下來。

    ……

    展飛羽策馬揚鞭,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北山鎮。

    這一路玩的就是刺激!

    “雙頭惡狼被我激怒了,北山鎮要熱鬧了。”展飛羽的第一步計劃順利完成。

    他先去了一趟長樂坊,歸還白鬃馬。

    這匹名貴好馬,他完全可以據為己有,但豢養寶馬,人力物力財力投入成本可不小,還不如還給閔一葦,讓他好好養著。

    自己只管用不管養,多美。

    而且,展飛羽要是強占了這匹馬,閔一葦肯定對他心生怨恨,還不如還給他化解恩怨,畢竟好借好還,再借不難嘛。

    ……

    第二天一大早。

    旭日東升,朝霞萬里。

    天邊出現一團烏壓壓的黑云,飛快接近北山鎮,沉降下來,化作一個個臉盆大的黑影,蜂擁落在了北山鎮外荒郊樹林里。

    全部倒掛在樹上,數量足有三十之多。

    這些黑影渾身黑油油的,長著一層冷硬的皮毛,圓圓的腦袋上,長著兩只大大的耳朵,耳朵下面的小眼睛鮮紅欲滴,一對肉翅開闊,足有半米。

    它們全是蝙蝠妖!

    蝙蝠妖的牙齒非常恐怖,有兩只尖尖的獠牙,像老虎一樣的兇猛,能夠精準的咬破血管,其他牙齒則像是倒刺,密集而鋒利,便于咬碎骨肉。

    蝙蝠晝伏夜出,這些蝙蝠妖卻在白天出沒,從遠處飛來,一波接著一波,并不多么惹人注意。

    如此持續了數日,聚集在樹林里的蝙蝠妖,數量超過了一千。

    這天傍晚,日落黃昏。

    三個黑影從遙遠的天邊飛來,也是蝙蝠妖,卻異常的大。

    身高約莫兩米。

    一對肉翅展開來,達到了六米開外。

    “寒柘大哥,這里就是北山鎮,老祖宗讓我們全力襲擊,可以肆意殺戮。”個頭最小的蝙蝠妖望著北山鎮,叫道。

    “寒柯,寒枯。”體型最高大的蝙蝠妖口水直流,“我們三個好久沒有吸人血了,這次可以開懷暢飲,吸個痛快!”

    三個蝙蝠妖急不可耐。

    “殺!”

    一聲令下,潛伏在樹林里的蝙蝠妖成群結隊飛起,嘰嘰尖叫著沖向北山鎮。

    浩浩蕩蕩,壯觀又恐怖!

    城墻之上,守衛立刻發現了敵襲,大驚失色,忙不迭點燃烽火臺。

    狼煙一起,鎮上百姓全部失色!

    還未及弄清楚發生了什么,一個個蝙蝠妖沖過城墻,闖入鎮子上,見人就襲擊。

    這些臉盆大的蝙蝠妖,盡管只是低等妖魔,咬人吸血卻是無比兇悍,咬一口就掉一塊肉下來,能把人疼得死去活來。

    “都別慌,弓箭手準備!”

    二道門,歐陽花花手持強弩,開弓一次就射出三支冷箭,箭無虛發。

    在她的帶領下,八千余二道門幫眾各展所長,轟殺蝙蝠妖。

    “姐妹們,應該怎么對付飛行類妖魔,我們都訓練過,按部就班就行,給我殺!”

    紅樓數千名女武者有條不紊分散開來,遍布所有街道,迎接擴散開來的蝙蝠妖。

    與此同時,城墻上以及鎮上各個角樓,機關強弩嗖嗖發射。

    一時間,北山鎮竟出現萬箭齊發的盛況,一個個蝙蝠妖紛落如雨。

    水華巷,數十只蝙蝠妖接近。

    “煙雨落!”

    展飛羽淡淡一聲,一團龐大的**迅速結成,劍雨如絲降落。

    盤桓窺伺的蝙蝠妖,悉數一頭栽倒下來,全部身體遭到洞穿傷害,瞬間斃命。

    “怎么回事?”

    位于城墻上空的三頭蝙蝠妖,眼見一千余手下迅速被剿滅,驚得愕然失聲。

    “寒柘大哥,我知道了。為了這次北山墓園,北山鎮準備得非常充足,刀磨的鋒利,我們不明就里,恰好撞上了。”寒柯驚道。

    寒柘目光銳利如刀,冷哼一聲:“只是死了一些雜兵而已,這樣的雜兵,要多少有多少。我們三個,足以蕩平北山鎮,隨我來!”

    說罷,寒柘一沖而出,寒柯,寒枯緊隨而去。

    驀然!

    一點黑光兇猛沖來!

    寒柘大吃一驚,慌忙躲開,立刻便聽到身后傳來一聲慘叫。

    寒柯直線掉落下去。

    它的肩膀被一只破甲箭貫穿,鮮血狂噴,重重摔在地上。

    地面上,很多人啊啊叫著沖向寒柯,亂刀狂砍,迅速將其分尸。

    “寒柯!”

    寒柘驚聲尖叫,身形未穩之際,又有一點黑光暴射而來,嚇得他連忙飛向高處。

    “大哥,那是破甲箭!”寒枯見此,眼中涌現深深的懼色。

    “怕什么,祭出‘血鎧’就行了。”寒柘怒不可遏,剎那間,身上血光涌動,凝成鮮紅色的護體鎧甲。

    一只破甲箭射來,撞在血鎧之上,嘣的一聲彈飛開去。

    “嗜血蝠妖,吃我一記霸王槍!”

    驀然,下方傳來一聲嬌喝,就見到一個面容慈和婦人猛地拋擲出一柄紅纓槍。

    與此同時,一個高冷婦人縱身掠起,腳踏飛馳沖天的紅纓槍,竄飛到了天上。

    高冷婦人手中也有一柄紅纓槍,槍尖寒光凜凜,爆發出璀璨光華,捅!

    寒柘大為驚駭,可還未及做什么,紅纓槍刺中他的胸膛。

    咔嗤一聲響,血鎧崩裂,槍尖勢不可擋,貫穿了寒柘。

    高冷婦人下壓紅纓槍,連帶寒柘向下落去。

    寒柘驚恐萬狀摔在地上。

    立刻,八名身穿紅色勁裝的女武者蜂擁而來,每個人一把紅纓槍,一股腦兒捅向寒柘,殺之!

    寒枯毛骨悚然,立刻調轉方向逃跑。

    “既然來了,就留下吧。”一聲爽朗的笑聲忽然傳來,正是歐陽遲,只見他單手一揮。

    寒枯立刻渾身一緊,似乎被什么東西困住了,肉翅被壓縮收緊,咣當一聲掉落在了地上。

    寒枯瘋狂掙扎,可越是掙扎,身上的束縛之力就越大。

    歐陽遲笑了笑,抖了抖手里幾不可見的絲線,冷笑道:“這是赤極門賜給我的神兵‘靈蠶絲’,水火不侵,困人無形,你逃得掉嗎?”

    說話間,面容慈和婦人以及高冷婦人趕至,她們正是紅廉和紅玥。

    二位樓主看了眼歐陽遲手里的靈蠶絲,眸中閃過深深的忌憚之色。

    紅廉面不改色嘆道:“沒想到赤極門賜給了歐陽大當家的一件神兵,我們姐妹真是羨煞不及。”

    歐陽遲哈哈笑道:“赤極門早就得到消息,妖魔一定會襲擊北山鎮,自然提前做了布置,只是沒料到,北山墓園還未開啟,它們就來襲擊了。”

    寒枯聞言,怒吼道:“原來你就是歐陽遲,哼,你別裝糊涂!你突襲狼顧山,砍掉了灰絕大王兒子的腦袋,我們就來找你報仇的!”

    “什么?”

    歐陽遲瞬間懵逼了。

    “歐陽遲,這是怎么回事?”紅廉勃然大怒,“你冒然襲擊妖魔,引來潑天大禍,想要害死我們所有人嗎?”

    “紅廉妹子,你別聽風就是雨,我什么時候突襲狼顧山了?”歐陽遲一臉莫名其妙,怒視寒枯。

    “把話講清楚了。”

    “講一萬遍又怎樣,就是你干的!

    現在,你們又殺了我大哥和二哥,老祖宗霜翼蝠王極為疼愛大哥,不會放過你們的!”寒枯叫囂道。

    “歐陽遲,這件事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紅廉得理不饒人。

    歐陽遲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天大的冤枉啊!

    ……

    展飛羽站在一座高樓上。

    今晚發生的一切,盡收眼底。

    “二道門,紅樓,你們的底牌應該都被逼出來了。”展飛羽摸清楚了兩大幫派的底細。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這還不止。

    他引來妖魔襲擊北山鎮,一箭三雕,除開摸摸底細,還有兩個目的。

    其一,消耗掉兩大門派的武器庫!

    其二,誣陷歐陽遲!

    “二道門手里那個名額,我已經拿到一半了。”展飛羽微微一笑。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