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仙俠小說 > 問道峨眉

六十八、煩惱盡去只修行

    葉氏醒來之后,很快便冷靜下來,倒是讓陸玄都有些佩服她的堅韌。

    尋常女子,若是被鬼面頭陀這等淫僧擄走,即便得救,只怕醒來也會尋死。

    且得知自家處境,知曉紅袖此時已經安全之后,更是先謝過陸玄,足見其禮數。

    如此女子,也難怪能在一無所有、危機四伏的情況下,帶著女兒一路從池州趕到彭澤。

    “那鬼面頭陀已經被捉住,見在這宅院之中,可任你處置。”

    陸玄沒有問葉氏在鬼面頭陀那里有過什么遭遇,不想觸及什么不好的回憶,只提了這么一句,是希望她最好能借著報仇,發泄心中情緒,也免得之后再因為清白,有什么求死之心。

    這時節,女子若是失了貞潔,哪怕只是旁人錯以為,本身尚且清白,在她們看來也是無法接受的事情。

    葉氏雖然堅韌,到底還是一個女子,難說會不會有這等念頭。

    哪知葉氏聞言,卻是搖了搖頭,道:“道長將他法辦了便是,此人生性古怪,作惡無數,是該殺之人。至于妾身……這些時日,妾身使了些手段,是以他并未能辱我,也沒必要再見他。”

    陸玄聞言一怔,倒是有些驚訝,不想葉氏居然還有這等手段,能夠在那淫僧手中保持自家貞潔,實也是讓人有些吃驚。

    “如此,那便不管他了。”

    陸玄也沒去看那頭陀的想法,反正如此輕易被潯陽商會的人抓到,又號稱‘鬼面’,想必丑得不一般,沒必要影響自己心情。

    “紅……蘇瓊那孩子,如今還在九江,有我一道真氣,你身子當也能趕得了路,那孩子一直等著你的消息,吃睡不著,且隨老道回九江吧,其余事情,日后再說不遲。”

    “多謝道長!”

    葉氏謝道。

    陸玄聞言,微微一笑:

    “我與老伍是兄弟,你若是不介意,喚我一聲陸叔便是。”

    ……

    劉仁豪的手下,辦事效率不慢,那頭陀由得他們處置,陸玄卻是不管,很快便帶著葉氏回到了九江郡。

    母女二人相聚,難免又是一番淚目。

    陸玄在九江又待了一晚,隨后給劉仁豪留了個口信,就帶著母女二人趕回了江頭村。

    母女二人雖是出身官宦世家,但這一路來遭遇不少事情,對于村子的環境也能習慣,沒兩日的功夫,便已經適應。

    只不過難免還是惦念著紅衣的父親蘇哲。

    陸玄對此也沒有辦法,池州實在太遠,即便蘇哲性命尚存,也無從入手尋找。

    母女二人自然能夠理解,所以暫時也就住在了陸老八原先那院子之中,說來這本來也是老伍住過的,倒是正巧。

    二人元氣尚且還沒恢復過來,一時之間也還沒個規劃,不過陸玄卻已經有了幾分計較。

    老伍如今拜入峨眉,若那蘇哲無事,老伍得知消息,說不定能夠借峨眉高人手段,找出幾分線索。

    此外紅袖母女都是老伍的親族,她們一家出了事情之后,本也是來找老伍的,不好不通知。

    好在他本得了李元豐承諾,許他一份指點,自然留了一個聯系的門路。

    如今正好用到。

    陸玄去鎮上寄了信,順道問了老黃關于陰魔的事情,得了肯定的回答。

    沒兩日的功夫,劉仁豪便來潯陽拜訪。

    還贈了一門驅使天雷之氣滅魔的法訣。

    這法訣無有名姓,似有幾分不凡,劉仁豪說,是繡娘所有,天雷威力至剛,雖能滅陰魔,也能傷及他這**凡胎,須有法門驅使天雷之氣,方可安然滅魔。

    陸玄也不矯情,粗粗看了看,確實就是教人掌控雷電的方法。

    雖然有幾分粗糙,也無有根基,空有法門,即便雷法在手,以此術運練,只怕也發不出多大威力,更像是鍛煉對雷霆掌控之力的路數。

    但還算有幾分意思。

    這等法門,易學難精,入門不難。

    想來也是如此,‘繡娘’才會讓劉仁豪送給陸玄,也不虞他學不會。

    此法入門簡單,本身不過就是技巧,對于陸玄來說不是什么困難,加上百字碑在身,更是變得容易。

    不過一兩日的功夫,他便將此法煉至小成境界。

    說來還有意外收獲,練會此法之后,他成功將老龜內丹之中的不太受控制的天雷之力收服了去,化為雷紋,如此日后可以放入六陰袋中,也不會對這法器有什么影響。

    得了好處,陸玄也是干脆,直接替劉仁豪祛除陰魔。

    這陰魔在陸玄看來,著實算不上什么厲害的東西,也許是因為他手中有老龜內丹,其中天雷之力正好相克,總之沒費多少心思,劉仁豪身上陰魔便被化去。

    這魔頭仿佛寄生之物,存在頗有一些怪異,陸玄心中倒是記下,說不得日后還會用到其中知識。

    陰魔化去,劉仁豪身體卻不見多好,只因虧空日久,雖說這幾日做了些準備,但如今突然將那跗骨之蛆消去,身體一時也換不過來。

    不過他自有手下人照料,陸玄渡了他一縷先天真氣以作補益,也就沒有多管。

    此事一了,雙方也算是互不相欠。

    ……

    幫助劉仁豪消去陰魔之后,陸玄回過頭來,身上麻煩全然消去。

    潯陽鎮又有白喜在明,老黃在暗,有他二人暗中照拂江頭村,周云石牛等人也足夠努力,不必他這老人再做擔心。

    至于紅袖母女,除了給蘇家大房那邊送去了信,多的也不胡來,十分安分。

    許是經歷此番變故,紅袖這小姑娘心中對武力有了一些執念,倒是跟隨周云等人習武,頗為勤奮,如此也能排解幾分情緒,陸玄也沒多管,不時還給些指點。

    煩惱盡去,如今沉下心來,正是專心修行的好時候。

    他也沒有多余的可想,飛劍祭煉是愈煉愈強,更何況現在的陸玄,尚且沒有完全掌控這飛劍威力,還需不知多少時日打磨,卻是一日功夫都不好耽誤。

    此外元胎修行,也需積累真氣,淬煉肉身,這些都是需要時間打磨的功夫。

    閑時陸玄也會研究研究落魄山法術,也沒正經修煉,就是心中揣摩,或者用百字碑推演,收獲也是不小,還從中找出了一種不依靠陰魂,也能讓六陰袋暫且不跌落品質的法門。

    專注修行,時間恍然而過。

    如此,便是兩個月過去……

    (還有。)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