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王牌刁妃

153.161

    君墨絕抓著貓兒的手,強硬的說道。

    你說說他容易么,這個夏傾城整天讓他擔驚受怕的,這突然出現這么一個跟神仙一樣的白衣男子,這真的是有好大的壓力,有危機感,關鍵是什么?是那個家伙竟然說他是夏傾城的未婚夫,那還了得?

    貓兒一掙,看向君墨絕,“你發什么神經?”

    君墨絕看著貓兒,臉‘色’沉沉的,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又堵又難受,總覺得貓兒像風一樣,抓都抓不住,所以頭腦一熱,那話就說了出來。

    貓兒見君墨絕抿‘唇’不語,甩了甩手,看向眾人道,“都回去吧,今天折騰一天也都累了!”

    說完,貓兒也不看君墨絕自動的走到夏子夜的旁邊,不想搭理他。

    氣氛因為白衣男子的出現,顯得有些壓抑和怪異,主要是什么,主要是今天出現在這里的人都是人中之龍,卻被一個不知道身份的男子如此不放在眼中,想必心中絕對郁悶無比。

    貓兒看向東方青陽,這個公主無怨無故的遭受了這么一場劫難,而且想起之前在訓練場上她自己說的話,當時是真的誤會東方青陽了,而且來到這青草河邊,卻不是聽見東方青陽的叫囂,怕是不會那么容易發現小銀子的下落,在晚一步,小銀子或許已經被柳眉兒吃了……

    想起這個柳眉兒,貓兒眼中的殺意再一次的沸騰……

    抬起腳步,貓兒走到東方青陽的身邊,東方青陽微微垂下了眼,她已經徹底的明白貓兒的心狠手辣,那種殺人時連眉‘毛’都不眨的冷酷,可是卻是偏偏的讓人討厭不起來。

    貓兒站在東方青陽的眼前,還未說話,就聽東方青陽先開口了,“夏傾城,我很佩服你,也愿賭服輸,也很感謝之前你救了我,但是我真的很喜歡‘射’箭,可不可以不要切掉我的手,除了這個任何懲罰我都愿意接受,”

    說著,雙‘腿’一彎就要給貓兒跪下。

    她現在是真的佩服貓兒的,也知道了貓兒的‘性’子,之前自己那樣的對她,羞辱于挑釁,這事肯定會沒完,就沖著她自殺都沒死成,就知道她估計完了,貓兒肯定會用殘酷的方式折磨她,不會放過她了。

    可是她隨任‘性’,但是對‘射’箭的執著卻是真的,她不能沒有手掌,否則不能拿弓箭的她,生不如死。

    就在她的雙‘腿’一彎,馬上就要跪地的時候,一雙手卻直接將她拖了起來,拖她起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貓兒,東方青陽被驚了一下,抬頭看向貓兒,就見貓兒懶洋洋的盯著她看,而后,那櫻‘花’瓣一樣的薄‘唇’輕啟,“刁蠻囂張都可以原諒,狠毒‘陰’險不可饒恕,東方青陽就這樣吧。”

    東方青陽刷的一下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貓兒,就這樣吧,是原諒嗎,這么輕易的原諒么?

    貓兒瞧見東方青陽的表情直覺的有些好笑,至于么,她又不是洪水猛獸,有必要一副怪獸不吃人的模樣么?

    貓兒眼神一轉,看向東方辰浩打量的面無表情的臉,“之前,很抱歉!”

    抱歉,誤會了東方青陽……

    轉身,不去看東方辰浩翻涌的眼神……

    刁蠻囂張說的是東方青陽可以原諒,狠毒‘陰’險說的是云遲靈不可饒恕……這話明確,聰明人都懂!

    ……

    小銀子事件告一段落,剩下的事情都不關貓兒的事情了,別的不用想,今晚上是一定要好好休息的,至于這些人肯定是該回哪里去就回哪里去了。

    主要是貓兒腹部一直在隱隱的疼著,因著剛才那白衣男子的一鬧騰,倒是忘了這么一回事,此刻這一閑下來,這肚子又不爭氣了……

    貓兒嘴里不說,心里直念叨,可能是那個來了吧,她在水里這么一泡,出來‘毛’病了……

    這事完了,所有人都回皇宮去,貓兒直接回丞相府。

    “夏傾城,我送你回去!”

    夏子夜和夏相等人還要回皇宮去呢,這皇宮中還有一大堆的事情沒完,更況且這還有三國皇帝呢!

    “我也送!”

    正當貓兒要走的時候,君墨絕出聲要送貓兒回去,君莫離一聽,也趕緊的說話,也沒覺得自己一個大電燈泡有什么不妥,君墨絕臉‘色’全黑,他也沒看出來,整個一愣頭青。

    ……

    “夏傾城,今晚的晚宴你可要來啊?”

    貓兒和蕭太后、君墨凌還有君飛揚打了招呼,就單獨離開了,她不回皇宮,直接回丞相府。

    這和君墨絕還有君莫離沒走出兩步,就聽見云遲霖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那是一個‘陰’陽怪氣的,不知道這伙計心里犯了一個什么堵。

    “若是沒你,我一定去,但是有你,指不定去不去。”

    扔下這么一句,瀟灑走人,管你在在后面是怎樣的臉紅脖子粗,找她晦氣,就是成心的自己添堵……

    ……

    “夏傾城,你跟那個白衣男子到底什么關系?”

    分道揚鑣之后,貓兒三人走得是另一條路往丞相府去的,就聽見君莫離唧唧歪歪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貓兒心下煩躁,是一句話也不想說,瞥了一眼君莫離沒有說話,繼續走她的路。

    下一秒,身子卻是突然一輕,整個人被君墨絕抱了起來,“你臉‘色’很差,我抱你走!”

    貓兒本身就是頭重腳輕,被君墨絕抱起,也沒掙扎,只覺得輕飄飄的……

    這君莫離一聽,頓時一聲大叫,“恩?臉‘色’很差?我怎么沒看出來?”

    這把頭湊過去一看,一驚,還真的是啊……

    貓兒眉頭皺的很緊,“君墨絕,你走快點,我的肚子很疼!”

    貓兒額頭都有一層薄汗流出來了,這話一說,可是嚇壞了兩人,二話沒說,直接飛奔起來……

    *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