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王牌刁妃

294.304

    看著那自稱自己是齊朵兒的小‘女’子‘胸’脯不停的上下起伏,嘴里嘀嘀咕咕,聽到她自言自語的話,貓兒險些被逗笑……‘陰’霾的心情今天因為遇見這個齊朵兒頓時開懷了不少……

    一旁的夜無情本是沒打算‘插’話,結果耳尖的不小心聽到齊朵兒的自言自語,接著眼眸一抬,“你說什么?”

    紅眸妖嬈,絕世魅‘惑’……

    那齊朵兒本來剛剛平復的心跳,接著又狂跳起來,然后只見她‘胸’腹再一次快速的起伏,“深呼吸,深呼吸……齊朵兒,你怎么可以三心兩意,深呼吸,深呼吸……!”

    夜無情也沒料到這齊朵兒竟然是這樣的反應……直接不知道該說什么……

    貓兒跟夜無情對視一眼……

    兩人雙雙無語……

    ……

    “喂!齊朵兒,你知道月族在哪里嗎?”

    貓兒看著不停在做深呼吸的齊朵兒,然后出口問道,直接忽略齊朵兒那一聲又一聲的小乞丐……

    正做著深呼吸的齊朵兒聽到貓兒的問話,當即呼吸一窒,歪著脖子看向貓兒,“知道,我當然知道,這天穹大陸的人誰不知道?我正要趕過去呢?”

    這話一說,貓兒的眉‘毛’不著痕跡的一挑,果然,這個活寶齊朵兒是個福星!

    “這樣吧!我救你出賊窩,你帶我們去月族怎么樣?”

    貓兒彎了彎嘴角,接著說道。

    齊朵兒一聽,那大大的跟芭比娃娃似的眼睛一下子就睜大了,好滴好滴……只要能救她出去,帶他們去哪里也行啊……

    ……

    十幾個土匪看著貓兒跟齊朵兒旁若無人的對話,這種對他們赤luo‘裸’的藐視,終于讓他們回神……

    “好啊!你們兩個不知死活的乞丐,竟然無視我……!”

    “啊……”

    ……

    那土匪頭子怒睜豬眼,對著貓兒和夜無情就是一通怒罵。

    哪知話還沒說完,一個石塊再一次從天而落,準確無誤的砸在他的嘴巴之上。

    啊的一聲,土匪頭子的話全部卡在了喉嚨之中,瞪大眼的抬頭,只見貓兒手中原本丟著玩的石頭已經不見了……

    好吧……

    還沒等那土匪頭子在一次說話,只見殘影遺留,一陣風送眼前拂過,接著是‘嘭嘭嘭’‘啊啊啊’的慘叫聲……這原本圍繞著兩人的十幾個土匪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

    一招置敵……

    偏偏剩下那土匪頭子睜著那僅有的一只眼,看著地上哼哼唧唧的一片手下,嘴角‘抽’動,顫悠悠的‘抽’出手中的大刀,吞了一口吐沫見鬼一般的盯著貓兒和夜無情……

    不……不是貓兒,是只盯著夜無情,因為剛才是無情動的手……

    而一旁的齊朵兒則是張著嘴,久久無法合上,簡直是太帥了,根本沒看清是怎么動作的,這些人都趴下了……

    貓兒勾了勾嘴角,看著那大胡子土匪頭子,挑了挑眉‘毛’說道,“現在,說說你的遺言,否則你待會就沒時間說了,我身手利落,一般不會給你什么喘氣的時間……”

    這輕飄飄的幾句話嚇的土匪頭子渾身哆嗦,胡子顫抖,握著大刀的手不停的‘亂’顫……

    他的手下都是跟著他叱咤風云幾十年的,那身手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但是此刻竟然連絲毫招架的能力都沒有就趴下了……

    他簡直‘欲’哭無淚……

    怎么他這么倒霉,竟遇到煞星,難道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要不……就拼了……

    反正他現在活的也夠窩囊了……

    看著貓兒平淡的說完這幾句話,臉上甚至連任何的囂張氣焰都沒有,平靜的敘述著一個事實……看不清容貌此刻只看得清這雙沒什么溫度的眸子……

    你土匪頭子好像豁出去了,他舉起大刀當頭就舉了起來……

    貓兒眼睛一瞇,和夜無情都還沒動……只見那土匪頭子將大刀往身后一扔,雙‘腿’一軟就跪在貓兒和夜無情的面前了,“大俠,兩位大俠饒命,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兩位大俠,你們饒了我吧!我還不想死啊……我這才上陸地沒幾天,這個‘女’的是我干的第一票,你們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貓兒也沒想到這土匪頭子竟然這么孬種的給她們跪下了,當即很是一個無語……她最喜歡的就是收拾得罪她的人,只要這人來個傲慢態度一反抗,今日必死無疑……

    可是這服軟的腦中樣,真是讓貓兒……

    “熊臟樣……孬種……”

    一旁的齊朵兒五官都皺在一起,萬分不屑的看著土匪頭子那一身的孬種樣……

    見土匪頭子這個熊樣,貓兒便也沒了動手的**,關鍵是她注意到了這土匪頭子說的一句話,“我這才上大陸沒幾天?”

    這什么意思?

    “你之前做什么的?”

    貓兒隨口問了一句。

    這土匪頭子也是個識時務的,他心里清楚的知道貓兒和夜無情是那種深藏不‘露’的人,若是得罪了估計就死在這荒山野嶺。若是不放抗,送走這兩尊瘟神,他還可以繼續做他的土霸王……

    聽到貓兒問道這個問題,土匪頭子似乎悲重中來,難過的氣氛一下子就顯現出來了……

    只見他‘抽’噠一聲,開口說道,“‘女’俠有所不知,我原本是鄰近那片海域上的海盜,在那片海域之上,日子過的也是風生水起,四國的人誰也不敢踏入天穹大陸,不敢經過我們的地盤,可就在前不久,我們截獲了一只從四國開往天穹的大船,當時我們幾百人圍攻這艘船,想要打劫一下……誰知……嗚嗚……!”

    “那艘船上有一個冷酷男子,一刀殺百人,嗜血恐怖,我們損失慘重……差點全軍覆沒!就剩下我們幾個難兄難弟逃到這荒蕪之地,躲到了這里,真正的海大王已經死了呀……嗚嗚……”

    這土匪頭子斷斷續續的說道,貓兒聽的眉頭卻是越來越緊,難怪他們在海域上漂浮一月之久,沒見到半個海盜,竟是被人給攪了老巢,天穹大陸的人去四國都有既定的航線,不會有人阻攔也不會走錯路線,而四國的人想要踏進天穹大陸,沒有過人的本領,只怕是有去無回……

    可是什么人能夠將這片海域上的海盜給殺成這樣……

    不知道為何,貓兒心里一動,有個人閃過她的眼前,會是他嗎?

    “你知道這個冷酷男子是什么人嗎?”

    本是隨意一問,竟是牽扯出海盜死亡的秘密……

    那土匪頭子一愣,點了點頭,似乎陷入到當時的回憶之中,貓兒沒有打斷他,甚至是拿出她自己少有的耐心等著這個土匪頭子的話……

    半晌,那土匪頭子抬起頭,說道,“那個滅了我們整個海盜團的男子,生的極美,我們老大第一眼見到的時候就想占為己有,他有一柄契約的寶刀,厲害無比,就是那把寶刀一刀殺百人,我們老大說,那是神兵利器!”

    當土匪頭子的話說的這里的時候,貓兒不知道她當時的表情是什么樣子的……

    但是夜無情在一邊看到了,那雙眼一下子變的‘迷’茫,似浸了霧的夜,有一種深沉的被思念被深深的壓抑在其中,也有一種縈繞在靈魂之中的疼痛……”

    寶刀……神兵利器……

    說到這里,夜無情也知道了是誰……

    三個人的糾葛,三個人的恩怨,幾個月了,在這里又一次聽到了那個人的消息……

    一刀斬殺百人……

    他來了天穹大陸了嗎?

    “那個人長什么樣子?”

    夜無情只聽到貓兒的聲音又一次響起,看似平靜,卻微微的發著顫。

    土匪頭子使勁的閉了一下眼睛,臉上很糾結,似乎找不到詞語來形容那個男子,“很美,不殺人的時候像個仙人,殺人的時候像個魔鬼……很俊美,也很恐怖,但是……”

    這個土匪頭子會用的筆墨不多,除了用這么淺顯的詞語來形容之外,找不到其他的筆墨,他說道這里的時候,臉上似乎帶著一點遺憾的顏‘色’,接著只聽他接著說道,“但是這個男子是個斷臂……”

    斷臂?

    斷臂?

    貓兒本來深沉的眼一下子布滿驚訝,斷臂?原來是個斷臂男子啊,不是那個人……

    不知道為什么,心中在重重一擊下似又空‘蕩’‘蕩’的布滿了失落……

    她抿著‘唇’,似乎陷入了某一種回憶之中……

    然而,一旁的夜無情眉頭卻有些微的皺緊,斷臂的擁有神兵利器的男子,一刀殺百人……四國有這樣的人才嗎?不知怎的,他的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

    斷臂男子……昂……糾結……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