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小說 > 最強狂兵

第1586章 立刻回國!

    聽到宇都洋美說她自己要去華夏,蘇銳微微的愣了一下。

    谷若柳有點擔心的站起身來,望著蘇銳說道:“蘇銳,如果我母親要去華夏的話,問題大不大?”

    蘇銳這才笑道:“問題不大,只是,想去華夏的話,我們得先想辦法離開這間醫院才行。”

    由于外面全部都是山本宮羽的人,因此想要從從容容的離開,真的不太容易。

    聽到蘇銳要答應把母親帶回華夏,谷若柳的眼睛里面涌現出了興奮的光芒來,如果不是礙于母親在場,她真的差點沖上前去,給蘇銳一個熱烈的擁抱。

    此時此刻的谷若柳,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感謝蘇銳才好,畢竟如果沒有蘇銳的加入,僅僅依靠谷若柳自己的力量,是絕對不可能突破重重的阻礙,然后見到自己的母親的!

    在這種情況下,谷若柳已經把蘇銳當成了畢生的第一大恩人!

    多年的夙愿得以實現,還有比這更幸福的事情嗎?

    “有一個問題,阿姨的身體條件已經非常不好了,離開這里的話,極有可能……”蘇銳欲言又止,這句話并沒有說下去。

    很顯然,對于癌細胞已經擴散了的宇都洋美而言,離開了化療,真的不知道還能夠支撐多久。

    聽了這話,谷若柳也冷靜了下來,她充滿了擔憂的看向了自己的母親。

    然而,宇都洋美卻混不介意,這個女人的身上似乎有著超乎常人的灑脫。

    “我這二十多年來,已經看透了許多事情,與其茍延殘喘的活著,不如在生命的最后時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停頓了一下,她又說道:“反正也沒有幾天時間能活了,我不想留下什么遺憾。”

    蘇銳聽了,默默的點了點頭,他不禁想起了遠在華夏的谷東風,不知道這個男人此時此刻在想些什么,蘇銳真的非常希望他能夠看到,看到他曾經的女人是多么的堅強。

    “如今之計,也只有偽裝一下了。”

    說著,蘇銳便從床底下拖出了山本宮羽,他的心里面已經有了計策。

    “你準備如何處置他?”宇都洋美說道:“山本宮羽是山本組的高層,也是山本太一郎最年輕的弟弟,現在據說他掌管著山本組的最精銳衛隊。”

    “山本組的最精銳衛隊?”蘇銳的眉頭微微的皺了皺:“這是什么衛隊?我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

    在蘇銳看來,山本組的那些高武和上忍都被他給解決的差不多了,甚至后備力量都被掃蕩的一干二凈,山本組在未來的幾十年內都將處于青黃不接的狀態……當然,前提是——如果他們能夠存在那么多年的話。

    “也只是據說而已,畢竟我這些年基本上處于被軟禁的狀態,對于外界的許多消息都了解的比較有限。但是我知道,這個山本宮羽曾經也被山本太一郎當成接班人來培養,這些年里他大部分時間都呆在東南亞,并不在東洋本土,可以說在山本組的海外事宜方面,他應該是第一掌控人,其在山本組內部的真正地位甚至要在山本太一郎的兒子山本優生之上。”

    此時此刻,宇都洋美還在用華夏語和蘇銳交流著,很顯然,對方明明知道了山本宮羽的身份,還敢和他動手,宇都洋美已經猜到了蘇銳的真正背-景。

    “您越是這樣說,我就越是覺得不虛此行了。”蘇銳笑呵呵的。

    山本組海外事務的第一掌控人?

    還負責著所謂的最精銳衛隊?

    不得不說,且不管那所謂的海外事務究竟有多少值錢的東西,也不管所謂的最精銳衛隊到底是什么,光是山本宮羽的這兩個身份,就已經讓蘇銳非常非常的滿意了。

    此時,距離山本太一郎過大壽還有兩個多星期的時間,如果能夠好好的把山本宮羽的身份加以利用的話,還是能夠做出不少的文章來的。

    付出總是會有回報的,如果蘇銳不愿意幫谷若柳這個忙的話,那么他也不可能收獲如此豐碩的果實。

    世間的一切都是有因也有果的。

    “這里不適合說話,我們先想辦法離開此地,然后慢慢商量。”

    蘇銳仔細的觀察過現場的情形,只要樓下的那些黑西裝有一人上來,就會發現此時情況的不一般,因為頂層所有的山本組中人已經被蘇銳給清掃干凈了。如果樓下的黑西裝們全部涌上來,那么蘇銳就會面臨圍攻,他一個人倒是沒關系,怎么都能闖的出去,只是宇都洋美和谷若柳這一對母女就別想順利離開了。

    “你們等我一下。”

    蘇銳走到了一個醫生辦公室,然后取下了衣架上掛著的白大褂和口罩,全部穿戴整齊之后,一個醫生模樣的男人推門進來,還沒來得及講話,蘇銳就對著他露出了一個迷之微笑。

    “不好意思了,麻煩你多睡一會兒吧。”

    蘇銳說著,一記手刀干脆利落的切在了這位醫生的脖頸后面!

    十分鐘后,一輛救護車駛離了這間豪華醫院。

    坐在駕駛座上的自然是蘇銳了,以他的身手,從司機身上把鑰匙給偷下來實在不是什么太過困難的事情。

    當然,他此時還穿著那身醫生的裝扮,帽子口罩一應俱全,再加上他之前就已經化了妝,哪怕是熟人站在面前也完全認不出來他。

    而醫院的門衛雖然詫異于一個醫生親自開車,但是也并沒有任何的阻攔,直接就放行了。

    谷若柳則是一身護士裝扮,以她的身材,穿上了這身東洋護士服,一般的男人還真是抵擋不住,就連蘇銳也不不僅本能的多看了兩眼。

    宇都洋美也穿的像個醫生,身體虛弱的她在登上救護車之前,還能勉勉強強的保持住正常行走的身形,一旦到了救護車中,立刻就癱在了座位上面,似乎這幾步已經讓其耗盡了全部的體力。

    看著宇都洋美的身體狀況,就連蘇銳也不禁有點擔憂。

    而在救護車后排擔架上面躺著的那個人,自然就是已經被打暈過去的山本宮羽無疑了。

    那些山本組的黑西裝仍舊在醫院附近警戒著,然而這群粗心的家伙根本就想象不到,他們的頂頭上司已經被蘇銳輕輕松松的給擄走了!

    既然已經離開了醫院,那么以蘇銳藏人的本事,自然不會讓山本組的人再找到山本宮羽了!

    “現在時間非常緊張,山本組的人并沒有發現山本宮羽已經不見了,等到他們發現情況不對勁的時候,一定會展開大規模的搜查,到那個時候你們就算想要回到華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了。”蘇銳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你的意思是……”谷若柳不禁問道。

    “我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用最快的速度離開東洋,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停留。”蘇銳說道。

    “離開東洋是要護照的,可是我的……”宇都洋美已經被軟禁了二十來年,哪里有護照?

    “這并不是什么問題,我會聯系人幫你搞定。”

    蘇銳可沒忘了鐘學楓,這個國安的大號特工此時正在東洋冠冕堂皇的當著他的外交官呢,要是連一份簡單的護照都無法搞定,那么鐘學楓可以立刻辭職收拾鋪蓋滾蛋了。

    “蘇銳,我還有幾筆業務要談呢,必康迫切的需要打開東洋市場,這件事情已經不適合再繼續拖下去了。”谷若柳猶豫了一下,才說道。

    看來這還真的是一位很有責任心的女人,在這種關頭還能把必康的業務談判給放在心上,蘇銳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自己是該夸她,還是該對此表示無語。

    “工作狂啊你,必康的業務再重要,能夠比你母親的安全重要嗎?”蘇銳沒好氣的說道。

    宇都洋美看到了女兒的猶豫,她不僅沒有任何的生氣,反而滿心都是欣慰,如果谷若柳為了她的安全而干干脆脆的放棄了必康的事業,那么宇都洋美可能還會不高興。

    “但是我有可能會讓傲雪總裁失望,畢竟如果東洋的業務拿不下來,那么損失的可就不是幾個億的事情了。”谷若柳還在糾結。

    “傲雪不是那種人。”蘇銳淡淡一笑:“她只要知道了詳細的情況,就會理解你的,而且,東洋這邊的事宜也不差這一天兩天,等你先把母親送回華夏,然后休整個幾天,重回東洋進行談判,不也是沒問題的嗎?”

    “那好吧,也只有這樣了。”谷若柳思考了一會兒,這才答應了下來。

    “女兒,你弄好東洋的事情再來陪我也不遲,我這身體至少還能撐半年呢。”宇都洋美說道,她倒是非常的通情達理。

    “嗯,媽媽,你就放心好了。”谷若柳握住了宇都洋美的手。

    蘇銳聯系了一下鐘學楓,后者的效率果然極高,在當天晚上就已經弄好了比真的還真的假護照,讓人專程送過來了。

    蘇銳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宇都洋美的護照,簡直無懈可擊,他不禁搖了搖頭:“要不怎么說國安才是全華夏的最大造假單位呢。”

    那名使館工作人員面帶尷尬的笑了笑:“蘇先生,我們頭兒已經說了,您要是還有什么需求就盡管吩咐,現在去機場的車子已經準備好了,就在樓下。”

    蘇銳打了個響指:“你就跟鐘學楓說一聲,等這件事情搞定之后,我請他吃飯。”

    停頓了一下,蘇銳不禁又說道:“我好像還真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的幫忙。”

    從蘇銳真正抵達東洋的那一刻,一切針對山本組的布局就已經開始徹底全面的展開了!

    ——————

    ps:第一更送上!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