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小說 > 最強狂兵

第2594章 幸災樂禍!

    華夏的航空母艦已經造好了,但是先前只是舉行了下水儀式,這一次是華夏航母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參與到國際事務之中!

    華夏不像美國,總是喜歡充當著國際警察的角色,但是,華夏利用航空母艦來為自己的國家謀求利益,這有什么問題嗎?

    我們的腰桿直起來了,拳頭硬起來了,不服氣?那就憋著吧!

    嗯,不服憋著!

    張玉干笑呵呵的說道:“超級海軍還談不上,但是日益強大是不爭的事實,這一次也是個好機會,我們的海軍要向全世界發出自己的聲音。”

    和美國第四艦隊硬懟,這當然是在發出自己的聲音,這當然是要讓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從此誰也別想再惹華夏!

    蘇銳聽了老首長的話,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說道:“首長,話說,咱們這次能不能揍第四艦隊一回?”

    “你就異想天開吧。”張玉干忽然沒好氣的說道,“懟歸懟,但是兩個超級大國真的打起來,世界大戰就要爆發了,你這個小子,說起話來什么時候能夠過過大腦?”

    蘇銳一點也沒有挨批的覺悟,嘿嘿一笑:“我說首長,您可別說您從來沒想過這樣的事情。”

    張玉干當然想過。

    每個軍人都想過。

    沒有誰喜歡戰爭,但是華夏軍人不怵任何人!

    他們時時刻刻都在為戰爭準備著!

    在這個世界上的很多角落,每天都會發生一些流血和沖突,每天都會響起奪命的槍聲,可惜很多人并不能夠得知這樣的消息,而在這一點上,軍人的感受永遠都要更直接一些。

    有些時候,我們會受委屈,現在國家強盛了,誰也不能再讓我們委屈了,蘇銳此時就是這種心態——你們第四艦隊以前不總是在各個大洋上耀武揚威的嗎?不是有些時候甚至還停留在距離華夏國境線很近的地方嗎?再來一次試試?

    是的,華夏的航母來了,第四艦隊都被僵持住了,如果自身沒有強大的火力,單單憑借所謂的勇氣,憑什么能夠震懾住敵人呢?

    蘇銳覺得揚眉吐氣,其實不僅是他,恐怕得知了這個消息的絕大多數華夏軍人都會如此,華夏海軍的感觸一定會更深!

    可能在很多人看來,為了一個小小的馬歇爾,華夏并不至于如此的興師動眾,甚至連航母編隊都出動了,但是,高層首長們的目光總是高瞻遠矚的,這一次的航母編隊高調亮相,表面上看起來是為了逼迫著馬歇爾留在德弗蘭西島,從而以此為條件,和馬歇爾家族進行一系列的談判,而往更深層次挖掘的話,這卻是兩國的最直接交鋒。

    不開一槍一炮,但是卻硬劍拔弩張,似乎隨之都有可能爆發出遮天蔽日的戰火。

    有一個強大的國家在背后,每一個人民的腰桿都會不自覺的硬起來,做很多事情的時候都會多了些底氣。

    赫塔費聽到了蘇銳和張玉干的對話,他似乎很是有些不理解:“航母編隊而已,至于那么激動嗎?”

    雖然赫塔費是刺客之王,但是他一直呆在黑暗之城內部,國家意識并不強,并不是很能理解蘇銳這一會兒激動的意義究竟何在。

    不過,蘇銳也沒想著去解釋,他只是微微一笑,而后簡單的說了一句:“我這是為了華夏而驕傲。”

    為了華夏而驕傲。

    這句話足以表達很多公民的心聲了。

    軍師雖然不是軍人,她以前常年身處于華夏江湖之中,但江湖中人同樣是華夏人,對于這種事情也同樣無比的自豪。

    身處于國外的時候,有一個強大的國家站在身后,這種感覺真的贊到了極點。

    “我先走了。”赫塔費忽然說道。

    他的兩條胳膊都還在流著血呢,死神的那兩刀差一點就把他的雙臂給廢掉了,此時赫塔費表現的一直云淡風輕,壓根看不出來有多么的痛苦,似乎先前的驚險場面,對于他而言不過是家常便飯罷了。

    “你不跟我一起去揍馬歇爾嗎?”蘇銳挑了挑眉毛。

    “我對他不感興趣。”赫塔費聳了聳肩,“你知道的,我只對我感興趣的人出手。”

    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大步流星。

    “記住你欠我的那些酒!”就在赫塔費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在視野之中的時候,一道喊聲傳了過來。

    蘇銳搖了搖頭,沒有理會。

    軍師抿嘴微笑:“這可這是個妙人兒。”

    “他現在不缺錢,出手也不是為了酬勞,純粹是看心情,馬歇爾還勾不起他的興趣。”蘇銳說道:“不過還好,我這一通忽悠總算是沒有讓他失望。”

    的確,蘇銳是忽悠赫塔費來的,他在軍師養傷的時候,就和對方取得了聯系,告訴其這里有個絕頂高手,很是值得赫塔費出手。

    也幸好后來死神來了,否則的話,赫塔費恐怕還會覺得相當失望呢。

    軍師忍俊不禁,她聽說了蘇銳的安排,但是先前對赫塔費是否會出手,并沒有多少信心。

    這個時候,從圍墻外面涌進來了很多人,全部都是太陽神殿的成員。

    他們的戰斗力在馬歇爾的屬下們之上,在花掉一些時間、也有很多人受傷之后,終究還是把對方全部解決了。

    不過,他們在看到蘇銳那接近于衣不蔽體的模樣之時,一個個還是有點忍俊不禁。

    “大哥,您老人家這是怎么了?”邵梓航硬生生的憋住笑,看似一本正經的問道,只是,他這種一本正經的模樣看起來實在是有點滑稽。

    其他人在看到了不遠處的化糞池之后,就聯想到蘇銳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想笑又不敢笑,一個個憋的好辛苦。

    “別憋著了,想笑就笑吧。”蘇銳沒好氣地說道。

    “哈哈哈哈哈!”

    于是,驚天動地的笑聲便爆發出來了!

    笑了足足五分鐘,這些人都沒有任何停下的意思,蘇銳的臉上更是陰云密布了!

    尼瑪,還能不能分得清楚到底誰是老大了?怎么能夠這么沒大沒小?

    “邵梓航!”蘇銳忽然低吼了一聲。

    在這里,笑的最開心的就是邵梓航和周顯威了,前者正笑的和篩糠一樣渾身顫抖著呢,結果聽到了這聲音,仍舊沒有意識到蘇銳即將發作,而是笑著說道:“大哥,您老人家找我有什么事?”

    “把你的衣服給我脫下來!”蘇銳繼續吼道。

    “啊?”邵梓航立刻收起笑容來:“大哥,大哥,我不笑了,我不笑了,您老人家放過我好了。”

    可惜,晚了。

    蘇銳這種時候就是要準備殺雞儆猴,樹立自己老大的權威了。

    “不把衣服脫了,我就把你扔進這化糞池里,自己選吧。”蘇銳的臉上仍舊滿是陰沉之色。

    瞥了一眼那烏七八糟的化糞池,邵梓航的表情之中滿是悲憤:“好的,大哥,我脫,我脫還不行嗎?”

    于是,其他人笑的更大聲了。

    邵梓航脫得只剩內褲的時候,看了看蘇銳,試探著問道:“大哥,這一件還脫嗎?”

    一旁的軍師已經轉過臉去了。

    她現在是女性身份,已經不太好直面這種事情了,在以往,她遇到這種情況,面具后面的眼睛總會往別處看。

    蘇銳擺了擺手,總算是沒讓邵梓航繼續難堪,而他則是走過去,把身上的破爛衣服脫下來,撿起了邵梓航的衣服穿上了,留下僅僅穿著一條小褲衩的邵梓航悲憤無比。

    現場的太陽神殿成員還在笑。

    剛剛經歷了一場戰斗,有不少人都負了傷,可是這種時候,他們仍舊能夠迅速的調整心態,似乎剛剛發生的激烈戰斗已經成為很久以前的過去式了。

    蘇銳穿好了衣服,又看了周顯威一眼:“你也把衣服給我脫了。”

    這哥們正在一旁肆無忌憚的笑著呢,聽到蘇銳的話,他的笑聲戛然而止,啪的一個立正,喊道:“大哥,求放過!”

    “讓你脫你就脫!”蘇銳瞇著眼睛說道。

    于是,這下子輪到邵梓航幸災樂禍了。

    太陽神殿的陣營之中便很怪異的出現了兩個只穿著內褲的人。

    蘇銳終于爽了。

    “我和軍師先離開,周顯威,我待會兒會給你發個位置,你帶著大家原地休整半個小時,之后再跟上。”蘇銳說道。

    “另外,邵梓航,你親自把克林姆送到海濱酒店,交給華夏方面。”蘇銳說道。

    這一次,邵梓航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他看向了克林姆的方向,這個曾經的總督,已經滿身都是污穢之物了。

    邵梓航要把這個人交給華夏,難度太大了!至少,把對方從地上拉起來都很困難……特么的,根本下不去手啊!

    “我不管了,你們自己弄吧,保證完成任務就行。”

    聽到蘇銳要當甩手掌柜,邵梓航幾乎要哭出來了:“大哥,這么艱巨的任務,我真的無法完成啊!”

    其他人都還在憋著笑,但是沒一人敢笑出聲的,生怕自己步了邵梓航和周顯威的后塵。

    蘇銳才懶得理睬這家伙,帶著軍師揚長而去了。

    周顯威看著他倆的背影,不服氣的嘲笑道:“呵呵,就這一身屎味兒,還想泡妞?”

    …………

    “我不在乎你身上的味道。”軍師說道。

    上了車之后,蘇銳就把所有車窗都打開了,看來,他也很介意身上的味道會熏到軍師。

    其實,這和洗澡之前相比,真的已經好了太多了。

    蘇銳一臉感動:“聽你這么說,我都有種以身相許的沖動了。”

    “滾。”軍師直接回了一句。

    “對了,你說,死神現在會藏在這座島的什么地方?”蘇銳說著,從腰間取出了一把看起來和四棱軍刺差不多長的黑色棍子——這是死神鐮刀收縮之后的樣子!

    “死神一定還在這座島上。”軍師用十分肯定的語氣說道。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