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小說 > 最強狂兵

第3820章 提防狗急跳墻!

    蘇銳扭頭看向了仍舊站在原地的藤原一清和野藤立惠子,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你們兩個是自己主動跳下去,還是被我扔下去?”

    “我們自己跳下去。”藤原一清主動說道。

    他和野藤立惠子都已經被蘇銳當成了出氣筒和人肉沙袋,渾身都是傷,可是,看著師父和其他幾個高武的下場,他覺得,自己還是幸運一些的。

    不管怎么樣,這條性命算是保下來了,不是嗎?

    野藤立惠子和藤原一清這一對兒師徒都徹底的失去了抵抗之心,否則的話他們根本不可能站在原地不逃跑的,甚至,在聽到蘇銳這樣說之后,之前桀驁不馴傲氣無比的野藤立惠子竟然還下意識地問了一句:“真的可以離開嗎?”

    “當然如此,不然我就改變主意了。”蘇銳說道。

    這種時候,殺不殺野藤立惠子和藤原一清,其實對于蘇銳而言已經沒有了太多的意義了。

    該起到的作用,都已經起到了。

    噗通,噗通!

    藤原一清和野藤立惠子先后跳進了大海中,激起了高高的水花,沒多久便浮出了水面,朝著海邊游去。

    他們的身上都有著不少的傷勢,被海水這么一浸泡,疼的讓這兩個高手渾身顫抖,但是,除了咬牙堅持下去,他們根本別無選擇。

    這時候,東洋沒有人再去責怪他們貪生怕死,當然,也沒有人去幫助他們。

    所有人都處于一種失敗之后的麻木狀態之中了。

    …………

    現場的東洋人很多,但是全部都噤若寒蟬,落針可聞。

    而那些用手機或是電腦觀看直播的人也是如此。

    一個勉強算得上是半步神之領域,加上四個高武,還有一個也能算得上是同級別的松下劍一,無論是車輪戰,還是一起上,都在蘇銳的面前敗下陣來了。

    這種情況下,一切的堅持好像都沒有了任何意義了。

    這個年輕人就這么簡簡單單的站在那里,卻好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似乎把整個東洋全部壓在腳下。

    一億多人,眼睜睜地看著此景,卻無力反抗。

    那些掉落海中的東洋高手們都沒有再浮出水面,就像東洋人失去的榮光與尊嚴……永遠永遠都不可能再找得回來。

    “結束了,都結束了。”一個圍觀著的東洋武道高手說道,話語之中滿是悲戚的意味。

    他是個中忍,平時也是能夠吊打一方的存在,可是現在,倘若冒出頭來,妥妥是會被蘇銳一招秒殺的。

    從習武到現在,這個中忍都不曾有過這么強的無力感……是的,他連站出來抵抗敵人的意義都找不到。

    而同樣有著這樣感覺的,可遠遠不止他一個人,整個東洋武道界都是同樣的兔死狐悲之感。

    和東洋的感覺恰恰相反的是,華夏則是陷入了另外一種狂歡的狀態之中了。

    無數的燒烤攤和大排檔都已經提前開業,啤酒源源不斷的被端上每一桌。

    是的,雖然華夏的觀眾們看不到黑暗世界的直播,但是總有一些技術大牛可以找到直播的片段,蘇銳獲勝的小視頻在聊天群里傳播的到處都是,無數人興奮的不得了,甚至都有的公司老板都當天提前給員工放了假,提前下班直接開喝慶祝。

    無論男女,很多人都把自己的聊天工具頭像換成了蘇銳,雖然那只是一張在大橋上傲然而立的模糊身影,但是卻讓無數人把心氣兒提了起來。

    這是一針真正的強心劑,能夠讓整個國家都振奮起來!

    和東洋經濟開始下行相比,此時,華夏企業的股票都開始了逆勢瘋漲。

    “嘿,咱們這么多年了,就從來沒有這么揚眉吐氣過!”

    “經過了這次的事情之后,我倒要好好看看東洋的那群老小子今后還怎么猖狂起來!”

    “今天晚上還有亞冠的比賽呢,估計東洋的球員們到了賽場上一個個連頭都抬不起來了吧!”

    一時間,鋪天蓋地,全國的任何角落里面都是這個話題的討論。

    蘇家大院也是不能免俗。

    很多家人都暫且拋下繁忙的工作,回到了這大院之中,晚飯竟然開了好幾桌。

    這么人聲鼎沸的情景,在如今的蘇家大院也算是難得一見了,平時也就中秋節和過年的時候才會看到。

    這個家族的絕大多數人從最開始的時候起,和蘇老爺子以及蘇無限的態度是不一樣的,他們對于蘇銳的接納程度是在慢慢提高的,從懷疑和抵觸,到慢慢的敞開懷抱,直到以他為榮,以他為蘇家的驕傲。

    之所以會產生這樣的變化,都是蘇銳一步步拼出來的,整個過程充滿了艱辛險阻,毫無一丁點的花哨可言。

    而在經過了這一次事情之后,蘇家人對于蘇銳的驕傲感一下子便提升到了頂點了,否則的話,他們不會每個人都這么的興奮,那種洋溢著的驕傲和自豪是清楚的寫在臉上的。

    蘇老爺子還是呆在他自己的小院里面,并沒有出來“與民同樂”。

    坐在小餐廳里面,蘇老爺子吃著涼拌的毛豆花生米,心情看起來非常好,在他的面前,擺著一個小酒杯和分酒器。

    “爸,就這么多啊,今天啊,您就算再高興,也只能喝一兩。”蘇無限笑呵呵的說道,“我要嚴格監督才行。”

    “是的,爸,您確實得少喝一點。”蘇意暫時放下繁忙的工作,也回來了,看到弟弟這么有出息,他的心情顯然也是極好的,說道:“但是,您可以看我和大哥喝啊。”

    蘇意也難得開了個玩笑。

    “一兩就一兩。”老爺子笑著說道:“我還得活得久一點,等著再抱孫子呢。”

    要是按照蘇耀國以前的性子,恐怕根本不理會這些,人生苦短,反正年紀也大了,雖然身體狀況好轉了一些,但是就算是不剩多少年,也要活得隨性一些。

    但是現在,蘇耀國真的不這樣想了。

    哪怕今天是發自內心的高興,他也只是喝一兩而已,年紀最小的孫子要出生了,蘇耀國還要看著那個臭小子慢慢長大呢。

    哪怕他年輕的時候叱咤風云,到了這時候也會變成一個擁有最本真情感的普通老人。

    很多老人都想要看到的四世同堂,在蘇家早就實現了。

    而現在,蘇老爺子則是在期待著另外一個小生命的出生。

    “這次那小子搞得這么高調,有沒有對你那邊的工作形成一些壓力?”蘇無限問向蘇意。

    說話間,爺仨還碰了個杯。

    “這不算什么壓力,反而是我一直想要去做的事情。”蘇意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隨后微笑著說道,“東洋方面私下里對我提出了一些意見,不過對于他們的意見……置之不理就是了。”

    置之不理就是了。

    這句簡單的話,反而展現出了濃濃的霸氣意味來。

    “確實,近些年來,有些方面是該好好治治他們。”蘇無限瞇了瞇眼睛:“不然都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蘇意又和大哥碰了碰杯子,笑道:“不過,大哥,你在東洋那邊的力量足以讓他們的內閣感覺到慌亂,但是他們卻還一無所知。”

    “那就讓他們永遠蒙在鼓里好了,至少這一次,我是不打算動用這個力量。”蘇無限搖了搖頭,眼睛里面似乎閃過了無數的火花:“那都是年少輕狂時期干的事情,現在想來,還有些荒唐呢。”

    說完,他也把杯中的白酒一飲而盡。

    只是,蘇無限這口酒還沒咽下去的時候,蘇老爺子冷不丁的問了一句:“你在東洋沒有私生子吧?”

    “咳咳咳……”就這句話,讓蘇無限差點沒被嗆死。

    “爸,這個真沒有,您老人家這是心心念念想要再抱孫子啊。”蘇無限嗆得臉都紅了,半天沒緩過勁兒來。

    蘇意則是在一旁哈哈大笑。

    蘇天清今天有重要的會議,所以來得晚了些,她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把包放下,說道:“小銳在東洋那邊還在經歷危險呢,咱們家怎么就已經慶祝上了啊?你們都不擔心小銳的安全嗎?”

    對待弟弟,姐姐和哥哥的心情是完全不一樣的,好像大部分家庭都是如此。

    “慶祝一下階段性的勝利。”蘇意笑道。

    “這有什么好擔心的,這小子以前經歷的事情比這危險多了,我已經不習慣為他擔心了。”蘇無限主動拿過了酒瓶,給蘇天清倒了一杯酒:“天清最近太忙,難得回來一次,來陪咱爸喝點。”

    “最近確實忙的不行。”蘇天清還是有些擔心蘇銳的安全,她說道:“這一次小銳讓東洋當局顏面掃地,萬一他們狗急跳墻的話……你們有么有想過該怎么辦?”

    站在姐姐的立場上,蘇天清永遠不會讓蘇銳成為籌碼或是工具,哪怕這件事情能讓很多人受益。

    如果可以的話,蘇天清更愿意讓自己的弟弟變成一個二世祖,每天游手好閑的溜溜鳥聽聽戲,也不用把自己搞得這么辛苦這么危險。

    “如果東洋和清武弘嗣那邊真的準備狗急跳墻的話,我想,應該就在今天晚上吧。”蘇意說道。

    說完這句話,他把酒杯在桌子上輕輕的頓了頓。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王中王